今年70岁的闫庆华是一位老兵,他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却将关爱更多老人当作了自己的晚年事业。他一手创办的万寿阳光老年公寓受到了社会的关注,他倾尽家业、尽心竭力扶老助困的精神也得到了广泛的赞誉。

64岁时开始“创业”

出生于1949年10月的闫庆华是名副其实的“共和国同龄人”。一出生,参加过红军的父亲就给他取名“庆华”,以纪念新中国的诞生。而闫庆华也继承了革命家庭的优良传统,初中毕业就去了山西下乡插队,之后又赴海南岛当了16年兵。退役后,闫庆华选择下海经商。2013年初,有亲人在国外的闫庆华准备移居海外,甚至已经物色好了房子。但就在准备离开之际,战友在饭桌上的一句“你也走了,以后我们这些老人就没人关心了”的感叹,却让他犹豫了。

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和军人子弟,闫庆华对部队、对战斗英雄、对军烈属老人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他想到,很多军人家庭的失独及失能老人,往往都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就更别说普通家庭的老人了。一旦祖国需要指战员们冲上战场,他们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年迈的父母。我何不办一个养老场机构,让为共和国辛劳一生的老人们能够有尊严地安享晚年呢?有了这样的想法后,闫庆华首先找到自己已年过九旬的父亲商量。没想到,老父亲不但非常支持,还告诉闫庆华:“你们现在赶上了最好的时代,养老事业是为国分忧、代人尽孝的大好事,你应该有重新创业的闯劲和迎难而上的勇气。”于是,在64岁本该享清福的年纪,闫庆华开始了新的事业。

虽然经商多年,但面对养老事业,闫庆华是个门外汉。而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要寻找合适的场地。闫庆华曾因突发脑出血被送进医院,事后医生告诉他:“幸亏你家离得近,送来得及时,否则可能就保不住性命了。”也正是因为这次经历,闫庆华给养老院的选址定了个“底线”:必须得离大医院近、交通方便。否则就算地方再大,环境再好,也不考虑。

为了寻找心目中合适的场地,闫庆华骑着自行车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的周边,却发现附近不是宾馆就是写字楼,没有适合做养老机构的场地。直到几个月后的一天,他晚上路过西长安街,突然发现万寿路地铁站西北口处有一栋9层楼空置着。这让闫庆华眼前一亮:这楼不到10米就是地铁站,周边还分布着众多权威三甲医院,正是他想要找的理想位置。

此后的几个月里,闫庆华经过多方努力,和房屋的产权单位取得了联系。2014年1月,海淀区政府将拟建的万寿阳光养老公寓纳入当年万寿路地区拟办实事项目中的第一项,由街道办事处和闫庆华的公司共同创办,并约定:闫庆华出资不低于1000万元,将万寿阳光老年公寓改造成二星级或三星级老年公寓。

走上漫漫改造路

对于闫庆华来说,有了场地只是他“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用做养老机构的房屋建造于上世纪90年代初,房屋图纸资料缺失,建筑物内没有任何消防设施,也未接通燃气。同时,由于产权单位只提供整栋建筑的一半作为项目用房,因此要想让这里成为养老机构,需要进行大量的改造。

一年多的时间里,按照消防、安监、食药、卫生、环保、民政和老龄等部门的要求,闫庆华委托专业设计、招标、施工、监理企业,在建筑物北侧新建了消防水池、厨房操作间、燃气表室;增设了医用电梯、老人活动室、消防逃生通道等设施。除了改扩建外,闫庆华还尽量提升建筑物的适老宜居环境,安装了新风系统、环保静音门窗、净水设备、防滑地板、助浴设施等。

由于项目基础条件差,随着工程体量的不断增加,预算资金也不断增加。除了初始投资的1000多万元,闫庆华被迫卖掉了自己的一处学区房,并将唯一的一处老宅进行了抵押,借款300万元。不仅自己拼命干,闫庆华还让儿子辞掉了安稳的工作,和他一起艰苦创业。虽然投入巨大,但在闫庆华看来,养老事业需要创办者真心实意俯下身子,用心做到最好,无愧于入住的老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4月,在消防、环评、食药等验收合格后,闫庆华终于取得了北京市民政局核发的《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以及民办非企业登记证书。有着100余张初始床位的北京市海淀区万寿阳光老年公寓暨万寿路街道养老照料中心正式成立了。

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

万寿阳光老年公寓开业后,吸引了不少附近老人,特别是半自理或不能自理的老人前来居住者较多。除了地理环境和专业护理有优势,对辖区内“三无”老人无偿安置、特困老人低价接收,认真做到养老兜底保障外,万寿阳光的另一大特色,就是这里居住的老人多为参加过抗战的老军人和革命军烈属后代,“红色基因”传承氛围相当浓厚。对于这些为共和国做出过贡献的老人,公寓坚持尽可能地在价格上予以优惠和照顾。

据统计,开业4年来,老年公寓已收住长期照护老人92人,短期照护老人100余人次。除了照顾好入住的老人,万寿阳光还持续为周边社区的居家老人和残疾人提供上门送餐、维修、照护等服务。

闫庆华说:“做养老这些年,夜以继日地超负荷付出,经济上早已入不敷出,但凭借着对养老事业的热情、对老人们的感情,以及对97岁老父亲的承诺,无论有多艰难,我都会义无反顾地继续坚持下去。”